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从“开胃”到“反胃”,揭秘“螺蛳粉灵魂”酸豆角背后的江湖

2022-10-31 13:43:29 3022

摘要:继脚踩酸菜后,“酸味家族”的另一重要成员——酸豆角,火了。起因同样因为“脚”。有网友在社交媒体发出两张来源不明的照片,照片显示酸豆角腌制也是用脚“踩”的,引发热议。但由于内容涉及食品安全,且3·15刚揭露了一批违规生产酸菜的企业,“脚踩酸豆...

继脚踩酸菜后,“酸味家族”的另一重要成员——酸豆角,火了。

起因同样因为“脚”。有网友在社交媒体发出两张来源不明的照片,照片显示酸豆角腌制也是用脚“踩”的,引发热议。

但由于内容涉及食品安全,且3·15刚揭露了一批违规生产酸菜的企业,“脚踩酸豆角”话题仍旧迅速发酵,柳州螺蛳粉协会也给出官方回应。

一时间,多家螺蛳粉企业也“坐不住了”,纷纷辟谣之余,还主动公开自家酸豆角生产流程或者提供检验报告,以证清白。

3月22日,贝壳财经记者向部分线上和线下螺蛳粉店的工作人员求证,其均表示网传信息不实,多数公司表示产品销量未受影响,也有部分企业表示销量受到影响,但并未透露具体情况。

“近期这些食品安全事件的爆发,会带来一场食品加工产业进一步深化的变革,从大城市的大企业到小城市的小作坊,全产业的加工标准都会提高。这些标准的提高,对于我们国家消费者的食品安全,会有更好的保障。”中国商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委员赖阳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图/ic

脚踩酸豆角?

多家螺蛳粉企业回应:我们没有

“两天了,我还沉浸在酸豆角塌房的震惊中。”酷爱酸豆角肉沫米饭的李红(化名)说:“肉沫和酸豆角简直是天作之合,肉的香味和酸豆角的酸味咸味交织,让人欲罢不能。”

图/ic

“还能直视酸豆角炒饭吗?”“酸豆角可是米粉的精髓呀”“没了酸豆角,咋吃螺蛳粉”……随着“脚踩酸豆角”话题的发酵,螺蛳粉企业纷纷选择主动公开生产流程或者提供检验报告,自证清白。

3月22日,柳州螺蛳粉协会发布声明称:柳州螺蛳粉用酸豆角与“脚踩酸豆角”无关。事件发生之后,协会第一时间深入和多家柳州螺蛳粉用酸豆角生产企业进行情况核实,确认这并不是柳州螺蛳粉用酸豆角生产企业的加工现场。

但该协会于昨日(3月22日)下午删除该声明,23日上午重发了一份,但下午记者发现新发的声明也已删除。

据贝壳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螺霸王、螺状元、柳江人家等企业纷纷发布声明称,其产品所使用的酸豆角并非“脚踩”制作。

螺霸王、柳江人家等企业还公开了自家公司的酸豆角生产加工全过程,视频流程显示并未有“脚踩”。

辟谣可谓及时,不少网友看到后又路转粉,欢呼“螺蛳粉的快乐回来了”。

但在柳州螺蛳粉协会最早发布的回应里指出,经过协会进一步调查,协会查明此次网传的“脚踩酸豆角”图片来源于百度百家号上曝光的河南酸豆角工厂的制作过程。

言外之意是,真的有人脚踩?

螺久香的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贝壳财经记者,“网上流传的视频为外省【干法工艺(用脚踩)】,咱们螺蛳粉采用柳州本地【湿法腌制工艺(用桶、缸等容器储存)】的酸豆角,所有的生产进货流程均符合国家食药监要求的规范。”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许多“传统工艺”缺乏食品卫生和安全理念,在整个腌制过程中,是否真正做到流程化、标准化以及科学化是最关键的。对于企业而言,如何把传统制作与现代工艺进行有机结合,也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酸菜“踩”痛一片方便面企业,螺蛳粉企业纷纷辟谣背后,是否受到“脚踩酸豆角”的牵连?

毕竟,“臭味网红”螺蛳粉身后站着百亿市场,而酸豆角、酸笋则常常被嗦粉群体视为螺蛳粉的两大灵魂。

3月22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了部分线上和线下的螺蛳粉店的工作人员,均表示网传信息不实,并且,多数公司表示产品销量未受到影响。

北京某螺蛳粉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没听说需要脚踩这个程序!我们家是自己买豆角,自己腌制,流程不复杂,我们有自己的配方,客人很喜欢。这几天客流量和往常没有不同。”

不过,也有螺蛳粉企业表示,近日销量确实有受到“脚踩酸豆角”事件的影响,但并未透露具体情况。

“攻城不易,守城更难。希望网红产品能带头把好食品安全关,让大家能够吃得放心,企业也能获得可持续发展。”有消费者对记者建议道。

酸豆角致富

菜农的“盐罐子”“钱袋子”

酸豆角在餐饮界的地位可不仅是螺蛳粉的“灵魂”,很多速食品都离不开酸豆角。比如,酸豆角肉包、老坛酸豆角排骨面等。小小酸豆角,背后也有大生意。

据广州日报2021年1月报道,“梁碧华创建的双华食品厂在广佛肇庆高速公路回龙出口不到2公里处,是由一个废弃的粮库改建的,田间的豆角与青菜就在这里变成了市民餐桌上的精致小菜与美味佳肴。这家食品厂也用一片片菜叶、一根根豆角挑起了德庆县回龙镇与马圩镇300多个农户,尤其是几十户贫困户的经济增收与家庭脱贫的重担,每亩可为他们增加年收入约2万元。”

2021年9月,肇庆市农业农村局也发布过题为《肇庆这个地方发家致富竟是靠小小的酸豆角》的文章。

文中写道,“目前,梁碧华着力扩大豆角种植规模,建立了以马圩镇、回龙镇、武垄镇为中心,覆盖封开县、高要区等‘两县一区’种植基地5个共2000多亩,以及三间食品加工厂。”

公开资料显示:在双华食品厂成立之前,诰赠村村民大多外出打工,剩下部分村民主要通过散户种植豆角,腌制酸豆角维持生计。由于村民外出时间较长,造成本村丢荒闲置土地过多,散户式种植面临规模化不高、产品保质期短、市场需求信息不对称等问题。

梁碧华创业两年后,2018年12月,在湘粤赣黔贫困地区农产品产销活动上,德庆县双华食品厂与深圳布吉农产品批发市场成功签约,合约金额总计1.38亿元。

二次加工食品问题为何频发?

专家:市场流行的土法制作很难保证食品安全

二次加工食品让人忧。本是开胃的速食配料,伴随着制作过程的曝光,开始变得让人反胃。二次加工食品问题为何频发?

中国商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委员赖阳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最近食品安全问题频频曝光,这背后实际上不是现在的食品安全问题出得更多了,而是现在消费者对食品安全更加关注了,已经深入到生产过程的工艺流程、技术手段等方面,所以,就会把过去很多潜伏的问题曝光出来。”

“我考察过很多食品企业的加工车间,实际上,现在很多企业都是能够达到相应标准的。”赖阳表示:“但是,现在市场上有一些人,更倾向于土法制作,采用传统工艺,而这类产品加工方式,按照现在的标准,是很难保证食品安全的。还有一部分加工厂,属于小作坊,自己做食品加工,它们的生产条件和我国现有的标准也存在较大差距,这样的食品流入市场,就容易引发食品安全问题。”

“我觉得,近期这些食品安全事件的爆发,会带来一场食品加工产业进一步深化的变革,从大城市的大企业到小城市的小作坊,全产业的加工标准都会提高。这些标准的提高,对于我们国家消费者的食品安全,会有更好的保障。” 赖阳认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阎侠 编辑 陈莉 校对 郭利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